〔使命與領導〕雙月刊網上版

 
 

本周評論:清明與復活

    2009/4/3

胡志偉牧師


  清明節在我國傳統文化,正是慎終追遠,記念先人的日子。曾有段時期,不少人對基督教信仰有所誤解,以為基督徒是不孝的,不重視對祖先的崇敬。基督教不贊同「拜祭式」敬祖,但以適當的方式追思先人,如掃墓、獻花等是可行的。基督教傳統兩大節期:聖誕節與復活節,分別記念耶穌基督的出生、死亡與復活。

  也許受著孔子思想 :「未知生,焉知死」的影響,港人對「死亡」存有莫大的忌諱,我們不敢對 「死亡學」 (Thanatology) 作深入的研討。哲學家海德格 (Heidegger) 曾說:「人生是邁向死亡的歷程」。清明與復活兩個節日,正好教育世人嚴肅正視死亡,並思考死後的去向。

  華人對死後情景的了解,往往來自坊間鬼神故事,藉此解說死後的虛擬景象,於是閻羅王、牛頭馬面、目蓮救母等,就成為我們思想死亡的素材。近年來,一些流行書本如《相約星期二》(Tuesday with Morrie),我們才正視與探索死亡的課題。

  隨著醫療科技的進步,甚至有「基因治療法」,人會有錯覺,以為肉身生命是永垂不杇的。當世人失掉了人性內對死亡應有的恐懼,奧爾特加 (Ortega J Gasset) 一番話,值得我們深思:「生活一開始就是一種使人失落的混亂。個體懷疑這一點,但是他害怕看到他自己面對這可怕的現實,而試圖用幻想的帷幔把它全部掩蓋起來,那裡,每一事物都沒有危險。至於他那些想法是否真確的,並不令他憂慮,他只是把它們用作保護他之生存的戰壕,用作稻草人來嚇走現實。」

  曾任聯合國秘書長的韓瑪紹(Dag Hammarskjold),他是一位基督徒,不幸死於飛機失事,他去世後出版《痕跡》一書。他提及童年時,母親常在除夕夜朗誦聖詩「黑夜將到」,使韓瑪紹從小意識到死亡與他的人生不可分割。正因為他樂於「知死」,他更投身公職,服務世人,活出有意義的豐盛人生。

  知死方知生,死亡教育,使我們更能珍惜生命,要好好活上這一生 !

(此篇舊作寫於2007年清明與復活節期間,近日觀看了日本電影《禮儀師之奏鳴曲》,更感受教牧職事之一,就是幫助信徒及其家人,得著祝福走最後的一程。)

歡迎發表交流意見Welcome for exchanging ideas

意見Comment



香港教會更新運動
版權所有
尊重知識,請詳閱 轉載及複印須知
鳴謝:本網頁由「世界傳道會/那打素基金」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