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時勢牧言:出席《全球華人宣教峰會》後感 ─ 跨代傳承、延續宣教火炬


今次10月2日至5日的《全球華人宣教峰會》合共230人參與,香港佔42人。世界華福中心自從2016年世界華福大會之後的首次宣教峰會,相距七年之久。對筆者而言,不止於學習交流,更重遇和認識了不少宣教夥伴;再一次讓散居的華人教會領袖,匯聚在一起,燃起宣教火炬。大會就著主題「散居、匯聚、火炬」作了清晰的論述,在此不贅。


世界華福中心總幹事董家驊牧師於他的臉書 David Doong 貼文,對整個宣教峰會內容作出的扼要整合分享,讓出席者可以重温與深化,未有出席者則可以從中一起想像 ─ 正如整個大會經常提到:“What is the elephant in the room?”。


刻意建立跨代同行的關係


在五個主題之中的「世代張力」,使筆者想起近年香港教會面對社會變遷的衝擊,加深了世代之間的鴻溝、信任不足。此外,領導傳承方面,在這兩三年接棒的新一代教牧領袖,有些因對自己未夠信心或是領導層未能做好賦權,不少新手堂主任以署任身分擔任,超過兩年時間,這現象似乎並不健康。再者,面對離堂現象、堂會老化、人數和經濟下調等衝擊,實踐跨代同行顯然力不從心。


關於進行形式方面,有較深刻印象是大會在中間兩天的下午時段,安排了別具創意的流動式分享,促進與會者在多重互動中對話與交流,效果十分良好!當然,大會於研討環節刻意讓青年人站台,營造跨代傳承的氛圍,為宣教峰會帶來新的動力。無怪乎,大會為了鼓勵年輕牧者到來參與,報名時設計了津助計劃,最後有近1/3是四十歲左右的年輕教牧參與,落實踐行跨代同行的核心原則,就是要作出「刻意」(intentionally)的編排與行動,不同世代藉此有分享和對談的空間,强化跨代關係。正如《甩不掉的信仰》(Sticky Faith) 指出,跨代同行的建立是需要刻意去創造空間,「你必須定期維繫以建立這些關係。如同大多數的教養方式,我們必須刻意安排。就像蜘蛛細心織網,我們也必須投注相當的時間和心力,使孩子有跨代關係的生活。」(頁107)






是次宣教峰會不乏感性的場面,筆者既可以重遇一些久未見面的宣教士前輩莫陳詠恩博士及馮浩鎏醫生,也能與一些同輩教牧聚舊。此外,更有好些較年輕的教牧到來參與,當中思路‧豐弟兄和余靜雯傳道更被大會「即興」邀請於研討對談的環節擔任分享嘉賓,他們有美好的分享,大家都有意外驚喜!


實踐健康及整全的宣教


最後也是激勵人心的環節,在第四天早上先有世界華福中心前任總幹事陳世欽牧師謙卑真誠的分享:「朝向一個健康整全的華人教會宣教論述」,從中勉勵我們跨代傳承必須以謙卑生命、「以基督的心為心」落實踐行,他以傳承給現任總幹事董家驊牧師過程點滴作具體分享,交棒之後需要學習適應,眾人的目光都在接棒者的身上,對於交棒之後的身分與心情亦需調整。此外,陳牧師親身試範以10分鐘完成他的分享,為了給董牧師有更充足時間,表現出「老一輩」適時退場的胸襟。


接著,董家驊牧師帶著眼淚上台,並以腓立比書二章分享他接任後的心聲,信息中分享他於華人教會宣教傳承的擔子,任重道遠。深感宣教的跨代傳承,如不決心落實,只會是空談;宣教使命亦在我們未能彼此虛己中同心,只會原地踏步!與此同時,他就著「朝向整全的華人教會論述」作出分享,以下是結尾的信息,有力感人,「廿一世紀華人教會要看到自己的責任,但這不意味著廿一世紀是華人的時代;華人教會當在普世宣教的使命上勇敢奮起,但我們絕不是宣教的最後一棒,而是與萬族萬民携手完成交棒給我們的這一棒!」「華人教會,站起來?華人教會,需要跪下來!」,他呼籲我們跪下來為此禱告,聚會在不住禱告聲中完結;各人在歡笑與滿足中,彼此道別與拍照留念!


走筆至此,想到邁克‧福斯特(Michael Frost)的《有身體的教會》(Incarnate:The Body of Christ in an Age of Disengagement),在論述宣教性意涵作出的提醒,我們不是觀光客,事不關己的態度;而是朝聖者,被差派至各城各鄉,去建造與改造這個上帝差我們進入的世界,正如耶穌差派他的門徒一樣。「我們的宣教,是與三位一體的上帝同工,一起建造一個祂從無到有構思出來的世界,一個迥異於這個世界的國度,藉此,我們得以揭開或顛覆長久以來的其他主導模式。」(頁307)


結語


在此,由衷感謝世界華福中心所付出的辛勞!祈求三一上主幫助華人教會,在世代張力中,去除彼此的歧見,跨代同行,將宣教火炬傳承下去!



作者為香港教會更新運動總幹事

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