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勢牧言:思考「疫苗通行證」適用於五至十一歲兒童對牧養家庭的影響


  當「疫苗通行證」9月30日起適用於五至十一歲兒童,對堂會的家庭牧養帶來什麼影響?當然,不少堂會早已準備家庭/小組崇拜,或已備用非宗教場地,在合乎法例下進行聚集。可是,不少堂會未必能及時調整。確實,有牧者反映,收到一些家庭通知不會返教會了。堂會的家長及兒童事工即時受影響之外,肯定更多家庭留家網崇/小組等,實體人數進一步下降。


對兒童成長的影響


  我認識有校長無奈地分享,他所屬學校差不多近15%以上的學生因不同原因未打針或不想打針,學校原本訂日營全校旅行便要取消卻不能取回訂營費,陸運會也不能舉行,他補充已三年沒辦了。他續分享一些家長相當堅持不讓孩子打針,他估計這些家長仍是對疫苗沒信心等因素;他不太肯定地分享,分分鐘有些將會退學在家教育,甚至考慮移民?他覺得這樣安排帶來行政及運作上的疲勞之餘,未附合打針要求的學生不能參與相關課外活動,或多或少影響他們身心靈的發展。


  事實上,有堂會只於進入崇拜場地如禮堂才執行「疫苗通行證」,早前香港基督教協進會向相關政府部門反映教會情況及後作出澄清,教會辦公室及會議房間,並崇拜場地以外等地方可彈性處理。當然,使用學校場地堂會則要遵守相關防疫規定。然而,有些堂會一刀切做法,即凡進入堂會範圍便執行「疫苗通行證」帶來的影響更大,現時堂會是否讓這些家庭了解究竟所屬堂會如何處理呢?可以肯定,這些未符合打針規定的兒童不能進入崇拜場地一齊崇拜,對家庭牧養的影響是即時的,例如兒童主日學、男士及婦女事工的出席人數自然減少。


對牧養家庭的挑戰


  教會面對「疫苗通行證」的影響不是今天開始,之前已有不少討論關於堂外牧養之類,現時是需要有適切行動應對。或許,一些堂會此類不符合「疫苗通行證」的兒童不多,無需太大動作?但,未來不符合的人士確實受限而不能再返教會,又怎樣應對?教會形態發展的趨勢值得進一步探索。


  設若現時25-44歲年齡家庭群組的兒童多介乎5-11歲,根據2019教會普查,佔總崇拜人數中268,822的73,487人左右,即27%。實際情況,當中有一些家庭已移民,卻不能忽略今次究竟有多少家庭將會因此而不再返教會?衝擊多少堂會的家庭牧養?


  目前,教會適宜主動關心每一個有這年齡層孩子的家庭,縱使他們有打針,亦不只是教會生活牽涉到其中,他們面對的處境也需關心。堂會作個別關懷之餘,可以將這些家庭互相連繫一起,探討怎樣面對實況的張力;更要思考於堂外尋找合適場地,在符合有關法例的地方相見或聚會。


  正因為這些日子並不容易,我們更需要幫助信徒建立家庭祭壇,各人能從中得以牧養,牧者又可以於其中牧養而不限於教會場地。「『家庭祭壇』確能使家人覺得被關心和愛護,並且幫助我們每天都能領會上帝的同在,這種喜樂在這步伐急促、家庭關係薄弱的社會裏,帶來既持久,又珍貴的屬靈成長片段,我又怎能不告訴你這動力的泉源呢!」(《家庭祭壇》,頁13)

結語


  家庭是教會群體中重要成員,從老到少的跨代關係是不可缺少的一環,今次怎樣應對?


  雖然目前難以估計影響情況,但是實體人數將進一步減低是肯定的;人數是事小,香港教會的家庭牧養的方式能調適與否,有待更多了解堂會於9月30日後的實況了。



作者為香港教會更新運動總幹事

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