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勢牧言:教會面對「疫苗氣泡」的牧養思考


Photo source : riversideca.gov
Photo source : riversideca.gov

  「虛空不等於虛無;矛盾是一份禮物。在主宰這社會的各種神話假象之下,在智慧也無法解答的人生疑難之中,細聆傳道者,找回自由的起點 ----- 存在的理由。」

- (以祿(Jacques Ellu),《存在的理由》)


  疫情多變,令人易生厭倦,思想生命的存在意義,或許閱讀《傳道書》,有助我看透世事,舒發胸憶心事,認清最重要是敬畏神,與祂建立真正的關係,至為重要。誠如以祿在《存在的理由》末段的一席話,帶來提醒一樣。「誰能分辨智慧和愚昧?這樣的智慧要從何而來?「傳道者」知道智慧只會跟隨這惟一的第一步:與神建立真正的關係⋯⋯其他是隨之而來附帶的真理:空虛與稍縱即逝的享樂,以及認清給予的是神,並洞察愚蠢的人類行為。」(頁284)


强化堂外牧養


  因應疫情,政府推出「疫苗氣泡」才可出入不同場所,包括教會場地及學校等,某程度打疫苗已由個人意願逐漸去到較硬性的指示,看來是為同心防疫,我們理應支持!?然而,這難以避免令到一些因心理因素、個人健康等理由及未及預約的信徒產生張力,我們面對不同的情緒反應包括自己,先要作出聆聽與關心。否則,我們化約認為「打針」才是王道,便容易落入只為做好行政防疫,而忽略在複雜處境中堅持牧養。教會要思考怎樣在越是艱難的日子,堅立信徒生命!


  當逐步恢復實體後,我們要面對在「疫苗氣泡」下,確有信徒未能到教會參與聚會,加上「家庭聚會」限制不能多於兩個跨家庭,教牧領袖可怎樣主動聯絡,多作關心?我們要問,究竟不時關閉宗教場所或是「疫苗氣泡」等實施又會續持多久?看來,似乎並不是短時間內的事情吧,如此,教會發展另類堂外牧養模式豈不有其急切性嗎?


  根據「2021逆境中香港教會跟進研究」,其中一條問題提及「堂會因應現時的社會氣氛/政治氛圍,對不同議題的計劃和考慮」,在9個選項當中有3項是與聚會點/場地有關:「鼓勵會眾組織及使用居所作聚會點」、「分散/添置聚會點」、「轉換聚會場地」,此三項的回覆分別是不足三成堂會已有計劃和考慮。可見,堂會在場地/聚會點的整體變陣並不容易,也受不同因素影響顯得十分被動,當然也有危機意識不足。


  此刻,我們面對時刻的不確定(uncertain),會否催促教會群體及早思考減少內耗人力的事工,而轉型使能牧養不限於只在「堂內」見到的會眾?例如聘任一個「外展傳道」或由退休長執事協助,多作堂外等牧養支援?未來,教會的常態肯定是既聚且散的信仰群體,我們要有更適切的行動對策。


更新相聚型態


  或許,想深一層,日後返實體教會聚會的人數多寡,其實未必與「疫苗氣泡」是直接掛鉤,而是教會這些年間徘徊低谷,仍待復興變革的處境!?過去,我們追求屬靈群體的更新,以為在於聲勢浩大或是成功模式,卻往往忽略了教會群體是耶穌基督呼召的門徒,是宣揚那召我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行公義和好憐憫!這才是關鍵所在,而不只是建立一個又一個的「場所」。如今,我們能倚靠的,是打針嗎?因為多些信徒可以返教會?接種疫苗當然有作用!筆者也有接種。可是,驀然回首,我們究竟最終所能倚靠的,豈不是非勢力,非才能,乃靠神的靈,方能成事!


  走筆至此,想起使徒保羅對哥林多教會的教導,不要因人分黨分派,我是屬保羅的,我是屬阿波羅的,提醒教牧領袖的角色儘管努力栽種和澆灌,此亦是應要盡的職事,惟有神才能使「教會」成長。


  面對非比尋常的前景,信仰群體要思考不再囿於「宗教場所」的框框,而是尋求更多靈活相聚的方式,活出心意更新的生命!


一些實踐建議


  在此,引用黃樂祈弟兄於臉書分享的六點建議如下,可作參考之一。


1. 集合教會所有牧者、長執和組長,整合會眾的名單。


2. 分工合作以各種方式聯絡,並盡最大努力知道會眾各方面的情況。


3. 一旦疫情放緩,已打針的肢體能上教會,應積極推動這班會眾去關心未能回實體聚

會的肢體。


4. 長執和牧者特別關心一些上網不便且沒有打針又無醫生證明的肢體,聆聽他們的故

事,了解他們個別的身心靈需要和關注議題。


5. 迅速調整教會講壇,回應當下處境,如疫病的神學意義、耶穌基督對所有生命的

接納、困局下的堅忍等等。


6. 堅固信徒後,提防圍爐取暖,繼續敏感、了解社區的需要,甚至和鄰近相熟的堂會

機構合作,給市民那怕只有一杯涼水。


結語


  祈求教會的元首耶穌基督,引導香港教會前行,在祂十架的大愛裡,除去懼怕,恩上加恩,力上加力!


「惟有你們是被揀選的族類,是有君尊的祭司,是聖潔的國度,是屬上帝的子民,要叫你們宣揚那召你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彼前二:9, 《和合本》)



作者為香港教會更新運動總幹事

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