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時勢牧言:沒有堂主任的日子 ……



近日有人向筆者再次提到堂主任的傳承安排,倘若教會有一段長時間未能聘到堂主任的時候,甚麼辦好呢?


培育而非選拔


其實,堂主任傳承的過程有不同因素影響。一方面,關於人才培育與預備,理想地有第二線教牧於堂會有一段牧會日子後順利上位,合適與否亦要考驗。然而,有些堂會以二選一作出安排,處理不妥善,兩個意興闌珊或者無人敢上,這方面也在乎雙方面的溝通與期望;相信這個過程對於「後繼者」並不容易,而決策領導在這方面的經驗可能不足,有些直接採取職場做法未必可取。


筆者早前亦率先披露「2023香港教會形態發展趨勢」的研究,在三百多間堂會當中,擔任堂主任年資不足六年至少有三成多。筆者認為年資淺的教牧需要將勤補拙,在錯失中謙卑忍讓。若是前輩牧者,自己亦要扶持新人;領袖們可以多給他們支持和鼓勵。至於,已經退休教牧要「識做」,意識自己有些地方是已經過時了。


無疑,人才培育是長遠投資,喜見近年多了相對年輕的教牧願意承擔領導的角色,但經驗和能力是需要時間培養,經歷難處才能在磨練中成長,這是沒有捷徑的,正如孫德(J. Oswald Sanders)於《屬靈領袖》指出,「訓練領袖不能『大量生產』的。這種訓練需要個別給予受訓的人長期諄諄而小心訓誨,並且靠著禱告,親自予以指導。」(頁181)


外聘與署任安排


誠然,若未能內部提升,自然就要外聘,但這顯然是困難的,「空降」的成功率往往偏低,做兩三年就走,或者帶來更大的影響?!但沒人上位則仍要嘗試外聘,但需要謹慎,入職薪酬等期望,耐心做好溝通,欲速則不達!亦因如此,有堂會安排由退休堂主任擔任顧問協助。從教會普查數據反映,顧問牧師由二零一四年至二零一九年有頗大增幅,受薪與義務分別由55位及290位升至124位及371位。與此同時,全職受薪堂主任的減少,從二零一四年的1070人至二零一九年的1104人,明顯呈現堂主任傳承的問題。


當然,亦有堂會同時安排由長老/執事作代堂主任,然後等待合適的人出現,這顯然需要較多時間。倘若堂會認為外聘教牧未夠資歷勝任,經雙方溝通後同意,可以有不多於一年的適應期,期間以署任或代行方式進行,但署任/代行的日子不宜過長,以免夜長夢多。


延後傳承現問題


此外,堂會可能原本有合適的人,但因為外在因素影響例如移民或宣教等,未能順利接棒,堂主任傳承需要延後,並不是新事。根據「2019教會普查」,當時有一條問題是直接問堂會:在當時是否有堂主任,發現在1,305間當中有11.3%(148間)沒有堂主任,由於之前的「普查」沒有設定這個問題,未有數據能作出比較。但,你可以想像,這些教會在沒有堂主任的日子,怎樣應對呢?誰來安排每周的證道與聖禮?同工隊由誰帶領?若是共同領導的方式,又怎樣進行?教牧與長執怎樣分擔牧養與領導?


再者,堂會可以怎樣過渡人才不足的階段?在等候期間,教會又有什麼地方能自省?儘管各間堂會/宗派的處境各有不同,華人教會還是需要於領導傳承方面下定決心,生命傳承與實踐等方面,不斷更新。


結語


此際,你的教會或許正在經歷沒有堂主任的日子,特別是現時牧職流動的劇烈,難聘人手是鐵一般的事實;在耐心等候的時候,更需群策群力,銳意彼此牧養、分擔領導與踐行使命,讓群羊得到適切的餵養,這是過渡期間亦需兼顧!


作者為香港教會更新運動總幹事

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