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時勢牧言:衝擊與等候



主既然容許我在放安息年前經歷掙扎、衝擊,祂也必讓我經歷祂的保守引導,讓我知道祂真是我這安息年的主。


移除障礙


進修方向的掙扎比較容易解決。聖靈提醒我要學習聆聽、分辨,並回應我心底的渴慕,而不是要回應別人的期望、討他人的歡喜。我要信得過這心底的渴慕是主放在那裏的,也與祂給我的召命相連。回應這渴慕不是自私,乃是重尋失落了的召命的起點。於是我「心安理得」地選了進修靈修神學。


至於能否放下教會工作、以及在同工團隊不穩定時離開,同工們的支持給了我很大的鼓勵與安慰。他們叫我放心,「早去早回」,他們會撐得住的;也提醒我要信得過主會保守教會。在這方面,我也放心了。


最困難的是家人這一關。我是否很自私,要強迫全家人跟我一起離港赴加進修一年?我真不知道當怎樣做決定。但有一次,同工們為我禱告的時候,聖靈讓我看到我和女兒之間存在的情意結,以致我常陷於拉扯中,不能發揮「一家之主」的屬靈領導。我在主前求釋放,也求領導的信心及勇氣,之後心靈滿有平安。我和女兒坦誠分享自己的領受,與她一起將心中的憂慮交託上帝,她也再没有抗拒了。


晴天霹靂


除了上述的學習外,主還為我們全家預備了一個畢生難忘的經歷,叫我們清楚知道這安息年是祂為我們預備的恩典,不是必然的。我得到「維真」收錄為學生,便於1992年1月到加拿大領使館申請學生簽證,但遭接見的官員盤問了約一小時後,便當面被拒絕發簽證,原因是怕我和家人會藉此機會留在加拿大工作,不回香港(當時確有一些傳道人是在進修後留下來工作的)。不單如此,她告訴我,以後也不用再申請了,因為即使再申請也是不會批准的。


這突然而來的拒絕,真如晴天霹靂。我不是正在經歷主助我挪開一個又一個的障礙嗎?為何卻突然好像關了大門?我相信祂不會拿我來開玩笑的。我回到主前,傾心吐意的禱告,尋求祂的指引。我察覺到自己可能一向習慣了被人信任,如今經歷不被信任,感到很委屈;自己又是一個不慣於上訴、為自己爭取的人,所以不知如何是好。感謝主,在這困難的時刻,祂透過不同的人給予我很大的支持、安慰。我當時的同工鄺沃良鼓勵我上訴,我就鼓起勇氣寫信上訴,請領使館再考慮我的申請。執事會願意寫信證明我的品格,相信我一定會守約回教會侍奉。蔡醫生也願意為我聯絡不同的人,看看是否能夠幫忙。


當人做了可以做的,便要學習將整件事交託給上帝,安靜等候祂的工作。我將這安息年再次交在上帝手中,學習開放順服 ——「主啊,你知道我的需要及渴慕,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乃要照你的意思成就。去或留,求你教我順服,兩般皆可。」這也可說是一個小小 「客西馬尼」禱告的經歷吧!


安靜禱告等候了兩個多月,收到領使館的通知,再獲約見。帶着戰兢的心情赴約,見的正是上次那位官員。這次她只簡單問了幾個問題,便接納了我和家人的申請。離開領使館時,我心中充滿了失而復得的喜樂!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叫這官員回心轉意,我只知道上帝為我重開關了的門,讓我深刻體會這安息年真是祂給予我的恩典!


(本文節錄自《在主恩中作牧人》90-92頁,蒙作者允許轉載)



作者為宣道會沙田堂退休顧問牧師

0 則留言

Comentá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