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評論:功成身退

  我們常講 :「功成身退」,英語「功成而不能傳承」(success without succession),則是領袖的憾事。對堂會教牧或機構主管,可能自評個人成就有限,天國事工尚未成功,談何身退 ? 有些領袖認為退休只是世俗職場遊戲;作為神僕,事奉乃是一生一世。

  筆者理解做基督徒又好,做牧者又好,這是終身召命,不會因著退休制度而中止。然而,牧者到了退休年齡,能從其任職崗位或職分退下來,乃是合宜之事。



1. 「功」不在我

  馮煒文分享 :「我們只是神整體工作的配角。」無論堂會事奉或社會運動,領袖看個人成功過度重要,認為堂會、機構沒有了我便不成,其實是「拜偶像」的心態。

  上一代教牧,忠心服侍,甚至以死在講台上為榮。這些神僕不認為個人有需要物色接班人,通常是「神另有帶領」、身體未能應付壓力、移民等,才告之領導層要物色接班人。有些堂會或機構,則持相反態度,不滿堂主任或主管表現,有關領導傳承的人事部署與安排,排除了在位者的任何參與。

  Hans Finzel於《領袖常犯的十大錯誤》(The Top Ten Mistakes Leaders Make),第九項失誤就是「功成而不能身退」(success without successors)。為何後繼無人 ? 問題只因領袖在位過久,筆者常見上一代領袖,確是精明能幹,不放心把職責交予後輩,於是長年累月之後,這些組織的董事會與主管均是年長資深的教牧或信徒領袖。有些組織,規章寫明董事到了65歲應退下來,這些「長輩」便索性修改規章為「終身制」,把這些組織變成「私有化」。



  Hans Finzel認為領袖在位過久,帶來的傷害大於領袖在位太短。華人教會領袖,適當地看個人為「配角」,所作之事乃配合上主之手,到了時候,便要放手離場,退位讓賢。當領袖懼怕失去職位及名銜,失掉權力與福利,也失了本身的舞台,自然不想退下或被退休。司徒華名言 :「成功不必有我,功成必有我在。」我們只是「茄哩啡」(臨記),正確自知之明,便能自由進退。

2. 達「成」規劃

  「每位牧者是暫代教牧」(every pastor is an interim pastor)。我們這樣合宜理解,就不會自視過高或過低,接納個人的限制,又知悉到任有時,離任有時,按著節奏事奉,何其美好 !

  在位領袖已在其職位10年或以上,年齡也在50歲或以上,就要在任期間好好規劃。物色接任人,不再是「我夠鐘走人,而家先揾人」,乃是及早預備,塑造培育領袖的文化,讓「領導傳承」(leadership succession) 得以延續下去。

  1999年,時為「教新」總幹事余慧根牧師(根叔)專程入元朗找我,分享「教新」事奉的可能性。我從來沒有想過在機構服侍,我看個人召命是「牧養會眾」。後來經過祈禱與思考,首階段以部分時間同工身分,2000年便全職在「教新」事奉。根叔找我接任,非另有去向,他轉換身分,直到2008年正式榮休。


  當筆者倡導「教牧領導」課題時,涉獵書刊自然提及「領導傳承」及「傳承規劃」(succession planning) 理念與實踐。2013年左右,我開始向董事會分享,物色人選。當中,經過數位屬意人選失敗後,分別有機構同工及陸輝牧師推介,2015年接洽梁國全傳道,2016年他來了「教新」與我一起共事。

  華人教會陋習之一是「論資排輩」,看人名銜多於內涵。神呼召大衛,對撒母耳說:「不要看他的外貌和他身材高大,我不揀選他。因為,耶和華不像人看人:人是看外貌;耶和華是看內心。」(撒上十六7) 筆者深刻感受神的引導,有時超越人的計劃,只有在啓動物色人選的流程中,上主旨意會更為明確。

3. 放下「身」段


  「領導傳承」不易做得好,因為這涉及真實的人性,對擁有相當權力與名望的教會領袖而言, 要放下位置,確實需要調節與適應。特別對男性而言,一旦失去個人身分與權力,就等同否定自我價值 : 我已投閒置散,乏人問津 ?

  教牧要理解從職位退下來,並非停止服侍,乃是轉換事奉的角色。正如傑出球員,退役後,有些變身為教練。領袖退下來,放下「身」段,改變服侍方向。我可能不需要站台,由新人或繼任人更多空間發揮。

  領袖能克服個人懼怕與憂慮,更重要是能按心之喜好,去做一些昔日因限制而未能充分發揮的職事。退休意味放下責任,可隨心所欲,自由服侍。

4. 「退」場謝幕



  華人教會面對「領袖荒」的嚴重危機,不少宗派與機構正處於青黄不接的困境,筆者從不贊同延長退休年齡。這只會使領導層不及早正視問題之所在,提早規劃與部署。筆者也經歷了5年時間,才讓董事會放心與接納,同時有同工樂意承擔,才能成就領導承傳。

  當年長教會領袖惋惜「後繼無人」,而年輕世代埋怨在位領袖為何不「退居幕後」,這便是教會的悲哀 ! 唯有堂會機構肯重視人才培訓,領導就是締造人才輩出的文化,先行者肯為後來者預備成功的道路,肯定別人的成功就是我們共享的功成,這將是教會美麗的明天 !

  神帶領我於「教新」事奉已過20年,是時候退場謝幕。侯士庭於《金齡教會的願景》分享長者最後一程是「圓滿落幕」。當話劇或音樂會終結時,表演者出場謝幕,這是基本的禮貌。有些表演,因為觀眾有熱烈反應,表演者不僅出來謝幕,更要作出「謝幕表演」。也許領袖看退休後的事奉,便是即興的「謝幕表演」,就會輕鬆得多。

  領袖退下舞台,有更廣闊天空可以遨翔,這是美事。有些「長輩」的悲哀,便是個人需要舞台多於舞台需要他們。這些「長輩」永不言退,也未能發展事奉以外的生活情趣。筆者敬重他們,各人自有不同的世界,我選擇「堂會世界」非我安身立命之所在,前面有更大自由,作喜歡作之事。


總結


  筆者深知「教新」事工的獨特,找繼任者不易。當有同工肯承擔職責,我應「功成身退」,轉換軌道,提拔後進,為後人預備更美好的道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