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評論:我是這樣來了「教新」


「因為神在你們心裡運行,使你們又立志又實行,為要成就他的美意。」(腓二13)


  我初中信主,在教會中常聽到「教新」的事工,當時好幾位牧者均在其中有不同程度的參與,包括盧家馼牧師、陳若愚牧師及陸輝牧師。印象最深刻是陸輝牧師,於1994年接任「教新」總幹事。近年,麥漢勳牧師亦有不少參與及服侍,特別是堂主任培訓。


  年少時,雖然我參與「教新」的聚會不多,但是卻能常常從講壇及不同研討會中,了解關於九七回歸帶給香港教會的衝擊,當時感到教會上下一心,迎向時代挑戰。


  我加入「教新」之前,有分參與2014香港教會普查研究組,從中認識著手教會普查的過程,對教會整體的情況有更多了解。蒙神帶領,之後加入了「教新」,也於一間堂會擔任義務傳道,開始了不一樣的「更新」之旅。


  回望過去的日子,母堂中華基督教會灣仔堂與「教新」甚有淵源,上主早已將教會回應時代變遷的意念放在我的心裡,讓我的生命不斷思考怎樣回應,過程中賜我良師益友,不同的事奉經歷及神學裝備,讓我得著薰陶與造就。


反思生命


  1990年6月,社工畢業後,我開始探索信仰生命與社會工作的結合,10年過去,從前線服侍到領導,體會自身的限制,感到心中有一股力量與之摔跤,看到自己對上主仍有很多的保留,未盡回應。


  2000年10月,加入城市睦福團契(「睦福」),分別獲得母堂灣仔堂及分堂天約堂的支持,開展新一頁事奉。期間要學習放下薪酬的考慮與「專業」的思考,嘗試以全人福音,看待自己可以怎樣服侍貧窮人,與教會協作牧養生命。


  然而,生命中仍有說不出的不滿足,樽頸位再現,人到中年,內裡渴望回應召命。於2002年進入中國神學研究院進修基督教研究文憑,再思與尋問,當時正值地區教會網絡的興盛時期,便與一群教牧於2007年籌備創立愛鄰舍福音網絡 (「愛網」),結連教會,轉化社區。


  後來,我再於「中神」在職進修基督教研究碩士,期間思考個人及機構的發展,從聖經研究與神學反省,對教會群體的使命更新有深刻的體會。


回應召命


  2015年6月某日,陸輝牧師向我提出「教新」事奉的挑戰,在同一天,陳張慧嫈師母不約而同向我提到「教新」,並向胡志偉牧師引薦。當時我並沒有放在心中,因為自覺資歷與能力遠遠不及。半年過去,我漸漸忘記及領受不再靠自己去選擇時,就在我生日當天的早上,收到胡牧師傳來約見的訊息,便欣然赴會,分享求變的心事,並得到進一步邀請會面約談。


  2016年2月正式上任「教新」執行幹事,視野變得更廣濶。教會更新、領導更新、使命更新,使我感到如入大海,確實需要更大的容量與能力作出承擔。多謝胡牧師的循循善誘,時刻指導,給予機會與分享經驗,使我漸漸成長,於2018年1月擢升為副總幹事。


  從教會研究、靜修營、撰寫文章、領袖培訓及大小研討會等,使我涉獵更多範疇,也認識更多不同宗派與教牧領袖,加上出席不少大型聚會如華福會等,在邊做邊學中得到更大的充實。


  「教新」一向强調,要有健康堂會,先要有健康的教牧。我遇見很多身心疲乏的教牧,精神與情緒很不穩定,極需支援。教牧人員不是十項鐵人,樣樣皆能,牧者也是人,需要於身心社靈等方面的滋養,才能走得更遠,健康地牧養。誠如巴恩斯(M.Craig Barnes)對牧者的忠告:「對會眾最好的牧養就是先照顧好自身的心靈。」故此,教牧是我們的重要伙伴。


  靜修是「教新」的特色之一,我成為同工後,便開始協助籌辦每年由太田和功一(Koichi Ohtawa)主領的靜修營,另有余慧根牧師於領袖培訓計劃中帶領的靜修活動,看到很多教牧與主親近,靜中得力,我在其中協助,自己的生命也得著美好的造就。





  當然,在「教新」的事奉,透過撰寫文章發表評論,是其中重要的任務。對我來說,能夠整合知識、思考與經驗等,以文字帶出洞見,幫助教會思考怎樣應對時勢與牧養,甚富挑戰。在這方面,胡牧師具備恩賜與視野,我能從中仿傚學習,多作思考與閱讀,累積經驗,彌補不足。


再思使命


  香港於2019年經歷社會運動,在港版國安法下的種種影響,人心四散。我在此期間,有機會參與一些祈禱聚會,進出不同場景,作可作之事,確實有很深刻的體會,教會為政教關係而來的爭議,使我更多思考教會觀及公共神學,教會群體於暗黑世代中怎樣行在光明中。


  誠如胡牧師提及「『教新』定位於寬宏的福音信仰」,我在這幾年的事奉裡,對整全使命有更多的思考。「教新」亦與很多不同宗派及教牧有交流,甚至合作的機會,可以從中探索信仰於不同領域中的實踐。





  「教新」的成立與回應時代有密切的關係,亦是一個教會的更新運動,正是因為信仰離不開現實的社會場景,探索信仰的實踐,整全使命在時代的意義,才能不斷更新。我亦相信這是上帝所關心及期望我們思考怎樣行出來。


  陳若愚牧師指出,「今天,忠心上帝所賜『整全的使命』(the holistic mission from God),當中包括傳福音、建立教會、治理全地、在社會中以行動見證上帝的公義和慈愛。這其實也是參與『上帝的使命』(the mission of God)」(《教會、使命與聖禮》,222頁)「在教會的天國使命中,我們應兼顧『使命的整全』和『傳福音的必要性』。」(229頁)


  近兩年,我更多被邀擔任講座講員及到堂會分享信息,亦有機會出任一些機構的董事,進一步開拓我的視野,從另一角色吸取不同經驗。教會與機構不應各自發展,而是互補不足,携手傳承,實踐天國使命。





結語


  此刻,華人教會於時代巨變中面對極大考驗,新一代「後繼者」經驗尚淺(我更是),我在這段艱難日子中接任,不少人語重心長勸勉我,任重而道遠,教會更新仍需努力。我自知恩賜與才幹不足,乃靠上主恩典,憑信前行。


  誠願,掌管歷史的上主,賜我信心與勇氣,剛强壯膽,在這彎曲悖謬的世代,心意更新,傳承使命。



作者為香港教會更新運動副總幹事

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