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評論:欣喜「教新」養成領袖,美好傳承

(香港教會更新運動「總幹事傳承典禮」分享)


  被邀請擔任其中一位分享嘉賓,是很榮幸也感到安慰的事。榮幸,是因為分享嘉賓中,我輩份最小、沒有牧師職稱,也是唯一的女性。安慰,是因為我沒有被忘記(至少沒有被國全忘記)、也是因為看見當年自己的一個意念(idea)、一個關懷,一個祝願(wish),如今看來蒙上主悅納、成全!(五年後回望,更加確定是上主既善待國全,又成全教新傳承的旨意。神看著是好的!)


  我比國全年長,2007年在荃灣「愛鄰舍福音網絡」禱告會(德慧文化立足荃灣,也要去拜碼頭!)中初次結識當時任總幹事的他。國全給我的感覺是「唔怕生」、很主動連結人,也很活潑,會張羅事情,(唔怕/唔介意做阿四)。當時他雖然是「總幹事」但其實是唔話得事的「幹總事」、「事總幹」。


  在愛網的群體,我看得出來他很有服侍的心,EQ也不錯(可能是社工出生),懂得避重就輕討「大佬」歡心(荃灣鄉紳,愛網核心成員,真的有人喜歡當大佬!),但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他總是不忽略幼小堂會的同工,常找他們吃飯,給予關顧、扶持、也為他們尋找資源。


  因為國全連結了我及德慧文化,後來我成了愛網的董事;德慧文化也有機會與愛網一起發夢:我們希望能夠在荃葵青區帶動社區轉化(當然我更看重的是教會的文化使命;信仰與文化的更新、福音在社區生活的體現)。在我與國全同行(或者應該說國全與我同行)的那幾年,我經常跟他說:其實愛網凝聚及建立的群體就像是「教新」的分區教牧網絡,愛網的異象應該就是教會更新運動!我希望他不要單單成為辦活動,搞串連的技術型工人,我鼓勵他心懷闊大一點、眼光看遠一點、思想進深一點,除了去讀神學,他如果能跟胡志偉牧師學習,就能成長得更好!(2015年6月跟國全提及)現在回想,這其實是當年(2015年9月28日)在雨傘運動一周年聚會,聽完陳恩明牧師的講道,散會時在樓梯間,我很冒昧向胡志偉牧師舉薦國全的意念與動力。



  領袖是需要養成的,而大佬文化會窒礙成長。我為國全感恩,因為五年過去,看來他在「教新」不但沒有遇上窒礙他繼續成長的「大佬」,且能更多與曾經培育他的生命師傅連結(今天有很多在座)。相對於國全,我跟胡志偉牧師結識得比較早,但並沒有走得近。大多時候就是聆聽他的言說;閱讀他的文章。在我的眼中,他的勤學敏思絕對是榜樣,也是真材實料的KOL(意見領袖)。但胡牧沒有江湖大佬的霸氣,也不是韜光養晦的犬儒書生,這令我深深欣賞。胡牧在「教新」20年的事奉,開拓了「教新」事工的深度和廣度,果實累累、有目共睹,我也是不少研討會及講座的受惠參加者(胡牧也曾讚過我識貨!)。所以德慧文化創辦後,我也較常找胡牧討教或當講員,邀請「教新」合辦聚會、合作出版。國全來到「教新」事奉後,我從來沒有聽過他向我呻苦,大都在Facebook看見得知他的事奉行蹤。每次看到胡牧和他同在、一同服侍,我覺得這樣的景象很美,讓人寬心。近日,外子和我有機會與胡牧師及師母四人行山郊遊,我終於親身感受到胡牧師不但有「瞻前」的識見,他「顧後」的細緻也是很美麗的風景!


  末了,我想向香港教會更新運動歷屆的總幹事(尤其是承擔了20年職任的胡牧師)及「教新」團隊致敬及致謝!謝謝你們邀請我參加今天的總幹事傳承典禮。我體悟自己是參與了一個歷史時刻,見証了上主在香港教會歷史及「教新」走過的年日,因應時代的處境及「教新」發展的需要揀選了合適的僕人領袖,每一個人都在他的時間及時機貢獻所長。如今棒子交在國全的手上,我寄望「教新」在香港籠罩政治、經濟,社會性動盪不安;教會面臨更大的使命考驗時,能夠堅立疲憊喪氣、迷惘脆弱的年輕教牧,陪伴同行,藉彰顯瓦器裡的寶貝;脆弱處的福音大能,更倡導恢復人性的基督文化軟實力!

  最後,想送給國全及在座的每一位,耶穌會戴邁樂神父(Anthony de Mello, S.J.)在其著作《靈修新徑》(Wellsprings: A Book of Spiritual Exercise)〈創造者〉篇章的一段文字:


如果我是耶穌的門徒,

則光我信祂是不夠的;

祂信任我,也同樣重要。


一位朋友,應能喚醒、能創造

祂在我身上所看到的特質,

情人對其所愛,

師傅對其門徒,

亦莫不如是。


耶穌對我,有這種信心嗎?

祂在我身上,發現且喚醒了什麼?




作者是德慧文化事工總監

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