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評論:尋求公義的教會

引言

  主前第八世紀以色列先知阿摩司是一位宣講公義的先知。他要向百姓宣講的信息,就是以色列整個國家都要沉淪死亡(五1-3;15-17),皆因失掉了公義。先知的信息,對現今香港社會仍然適切。

經文結構分析

  〈阿摩司書〉第五章的經文結構,呈現「扇形結構」(交錯配列)的修辭手法,中心焦點是上主乃是公義之主(五8-9) 。

1a. 哀嘆死亡 (五1–3)

2a. 尋求得活 (五4–6)

3a. 宣告不公義 (五7)

4. 神是公義之主 (五8–9)

3b. 重申不公義 (五10–13)

2b. 尋求公義 (五14–15)

1b. 哀嘆死亡 (五16–17)

  阿摩司以哀嘆死亡作開始(五1–3),又以哀嘆死亡為結束(五16–17),呼籲百姓要尋求存活(五4-6),就是尋求公義(五14-15),因為尋求公義始於尋求公義之神(五8-9)。「你們這使公平變為茵蔯、將公義丟棄於地的」(五7)須要悔改,否則上帝公義審判來臨,「他使力強的忽遭滅亡,以致保障遭遇毀壞。」(五9)

失掉言論自由就是失掉公義

  阿摩司悲嘆整個社會由上至下充斥謊言,「憎惡那說正直話的」(五10)。特首林鄭月娥於國家改革開放40周年的講話 :「改革開放成就香港成為國際金融中心、商貿中心及航運中心。」這明顯與歷史事實不符,政治人物為求位份而妄自菲薄。當今社會與教會瀰漫謊言謊語,歪曲事實,基督徒就公義的踐信,就是拒絕假話,敢講真話。

  流亡作家馬建首先被拒於大館分享文學作品,其後在輿論壓力下,大館管理層才改變做法,容許他於香港文學節發言。這些年間,筆者觀察香港書展邀請的講者,特別是來自內地的,凡涉及政治敏感度的作者已不見身影了。香港的文化影視等空間正在收縮中,政治審查已在進行。

  教會內部的言論自由,同樣要關注。當政治壓力來臨,有些教會領袖不向政權直接溝通不受歡迎的意見,卻向那些嘗試表達反對意見的信徒施壓,是何等丟人現眼的行動 !

  阿摩司描述的社會情景,今日仍不過時與離地;惡人當權,義人受逼害,明哲人「識做」,自動噤聲,「所以通達人見這樣的時勢必靜默不言,因為時勢真惡。」(五13)。

經濟欺壓窮人就是違反公義

  先知阿摩司斥責 :「你們踐踏貧民,向他們勒索麥子」(五11),有些人收受金錢利益,「你們苦待義人,收受賄賂,在城門口屈枉窮乏人。」(五12)張宇人是立法會議員,又是基督徒;然而他關注業界利益(如反對侍產假、反一刀切禁電子煙等)多於信仰的公義原則。他甚至聲言 :「宗教都有害係咪又要禁 ?」(2018年11月8日)

  聖經談論公義,不是平等與公平;上主是孤兒、寡婦與寄居者之神,乃因這些失掉地權的居民是「神的百姓與產業」(詩九十四5-6)。神為那些無權無勢低端人口維護其合理權益。公義社會,就是肯定與維護任何人的基本人權。

追求安定繁榮就是放棄公義

  昔日以色列社會,按舊約學者布魯格曼(Walter Brueggemann)理解,敬拜群體中一直有兩套神學在對決。一種是「皇家意識」(royal consciousness),可看為「建制神學」,強調耶路撒冷必得平安,以可見的安穩取代了對上主的信靠。另一種則是「先知意識」(prophetic consciousness),先知不是以傳統眼光來觀照事物,而是返到根源,以上帝視域來想像社會的情景。

  當我們追求安定繁榮,以此代替尋求公義,我們肯定信奉「皇家意識」多於「先知意識」,換言之,就是離棄公義之神。「廟祝神學」只求個人平安與家宅豐盛,不理社會公義與結構罪惡。人的罪性帶來自大,目中無神,任意而行,造成「你們的罪過何等多,你們的罪惡何等大」(五12)。昔日偏差的「建制神學」認為只要到訪伯特利、吉甲、別是巴等聖地有獻祭盛會,就能得到耶和華的賜福與平安。阿摩司卻挑戰他們要尋求公義,如同耶穌挑戰財主一樣:「你還缺少一件 … 你還要來跟從我」(可十21)。

  信仰群體容易把焦點放在「哪一件事」,對財主的缺少一件就是「去變賣你所有的,分給窮人」(可十21),對不同個人與群體,那項缺欠各不相同。以弗所教會缺少一件是「把起初的愛心離棄了」(啓二4),而推雅推喇教會的弱項是「容讓那自稱是先知的婦人耶洗別教導我的僕人,引誘他們行姦淫,吃祭偶像之物。」(啓二20)。對那些從不就公義發聲的堂會與信徒,缺少的一件是「你要開口說話,秉公審判,為困苦和窮乏的人伸冤。」(箴卅十一9,《新譯本》) 相反,對那些常常為公義發言的,可能要學習的功課,是「當止住怒氣,離棄忿怒;不要心懷不平,以致作惡。」(詩卅十七8) 任何時候,地方堂會只顧本身安全與幸福,忘掉鄰舍的需要,我們需要悔改。我們需要為香港失掉公義而認罪悔改,為著地方堂會出現種種違反公義的行徑認罪悔改。

結語

  阿摩司語重心長的呼籲 :「你們要求善,不要求惡,就必存活。這樣,耶和華─萬軍之神必照你們所說的與你們同在。要惡惡好善,在城門口秉公行義;或者耶和華─萬軍之神向約瑟的餘民施恩。」(五14-15)

  現今本港面對極權主義的威嚇,我們能否堅守真理,維護公義,辨識是非,這便是我們活於這個時代的考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