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評論:政情、疫情下的懼怕

  不確定年代,意想不到的事情可以天天發生。過去一年,有港人反逃犯條例修訂運動,今年6月30日中央以迅速方式通過「港區國安法」,條例內容較原來的更加令人感到失措。港大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更指出「港區國安法」第43條實施細則,「偏離香港過往的立法和人權保障做法。

  接著,特區政府宣布「xx香港、時代xx」為禁語,圖書館有某些書本為禁書,學生不能唱某些歌曲。7月7日《大公報》於A2要聞版批評「香港教牧網絡」福音宣言視頻涉違「國安法」,並點名批評一群牧者。

  另一方面,疫情本地確診個案再度激增,原來認為疫情會平伏,聚會可以容許八成人數,港人取得一萬元後可消費,刺激零售及餐飲市場,誰知人算不如天算 !

  這些負面不利資訊,確實會帶來恐慌情緒。外在環境的急劇惡化,陌生感已不是過去認識的香港。當「只有更荒謬」成為日常生活所見,我們習慣那套理性思維確實難以應對新常態。

1. 承認懼怕

  當前牧養,教牧要作便是引導會眾檢視與承認個人不安的情緒。可能有信徒懼怕曾上街或社交媒體講了些說話,因而職位不保 ? 從事教育工作的信徒擔心課堂失言,會被學生與家長投訴 ? 有家庭憂慮前途,積極計劃移民 ? 有教牧憂心崇拜講道後,可能有個別會眾不滿而舉報 ?

  聖經教導我們,不是否認懼怕,否認我們作為受造物的本能反應。人類適應大自然的變化,面對危險時識得為了生存而防衛或逃跑,這些是恐懼起的正面作用。

  聖經常常出現「不要怕」的鼓勵,便是出於我們真實人性的恐懼。有時,真實的情景不是那樣可怕,個人想像的場景可能造成更大的恐懼。馬克吐溫說得好 :「勇氣不是沒有恐懼,而是戰勝了恐懼。」

  在這景況下,各人坦誠分享真實感受是重要,包括憂慮與恐懼。教牧合宜引導信徒在「互相信任」小組分享。《脆弱的力量》作者Brene Brown指出「過度分享」等同「強光放送」會使人吃不消,合適做法「連結是指和有資格聆聽的人分享我們的故事,那些人是我們平日培養關係,也能夠承受我們故事的人。」(194頁)

2. 怕事心態

  人有恐懼是正常,但我們不被這種情緒操控而不自覺陷入「怕事心態」。「怕事心態」乃因具體或莫名恐懼而產生自衛的行動。

  有些教會領袖因著「怕事心態」而限制同工的言論,避免惹禍上身,連累整間堂會或宗派。有些更因某些教牧與堂會被點名批評,就把這些教牧與堂會切割關係,同樣是不智做法。趙天恩於《當代中國基督教發展史》回顧歷史,指出政治運動對教會的壓力,當時教會有五種立場的回應 :

  1. 「完全支持政府的領導,即吳耀宗、陳崇桂、趙紫宸、崔憲詳等 …」

  2. 「在壓力下因懼怕而加入『三自會』之後,藉著『社會主義教育學習』、『改造』,黨要他們『交心』,而『交心』的結果是,他們絕大多數在教牧改造時,被下放到工廠或農村去。」

  3. 「不參加『三自會』,自動離開聖職,改行去做世俗的工作。」

  4. 「不反對,但也不參加『三自會』,他們自動下鄉去農村傳道。」

  5. 「王明道的回應 : 不參加且堅特反對『三自會』…」(116-117頁)

  不同宗派與堂會應對政情,有不同的評估與應對,重要是不讓不安支配我們的割蓆行動。當教會領袖為了自保而不守護本身同工及會友,反為了所謂「顧全大局」而出賣了同工,歷史往往重覆。我可以不認同某些同工的言行,但當這些同工受打壓時,我不應有幸災樂禍的表現,我反而要學習怎樣守護我的「同路人」。

  「懼怕」(fear)這個字很吊詭,以人為對象是畏懼,而以神為對象則是敬畏。惟有我們學習以上主及其國度為中心,才能相應減少對人的恐嚇。

3. 祈求幫助

  神學家巴特理解「勇氣是懼怕向上主說完了禱告」(Courage is fear that has said its prayer)。詩篇常常出現人於懼怕中,把眼目轉向神,祈禱求主幫助 :

  • 「耶和華是我的亮光,是我的拯救,我還怕誰呢 ? 耶和華是我性命的保障,我還懼誰呢 ?」(27:1)

  • 「我曾尋求耶和華,他就應允我,救我脫離了一切的恐懼。」(34:4)

  • 「我懼怕的時候要倚靠你。我倚靠神,我要讚美他的話語;我倚靠神,必不懼怕。」(56:3-4)

  耶穌明確教導 :「我對你們說,那殺身體以後不能再做甚麼的,不要怕他們。我要指示你們當怕的是誰:當怕那殺了以後又有權柄丟在地獄裏的。我實在告訴你們,正要怕他。」(路十二4-5)

  智勇者面對莫測形勢,不會對現實無知,也不會粉飾太平,淡化問題。邱吉爾面對危難時,「他從來不會逃避面對最殘酷的事實。無論情勢多麼險惡,他絕不避重就輕,好鞏固自己的領導。他要求不加修飾的事實,並且坦誠地與其他領導者及民眾分享,使其公信力不受質疑。」(《邱吉爾的領導智慧》,141頁)。

  1942年1月,邱吉爾一方面要應對日本偷襲珍珠港事件之後,正向馬來西亞進軍;另一方面則是國會針對他進行信任投票。然而,邱吉爾敢於迎戰恐懼,國會發言 : 「狀況確實很壞,未來還會更糟 ……我絕不會淡化其中的危險與可能的不幸。但在此同時,我也鄭重宣示我的信念,我從來沒有像此刻這樣堅信,我們將以符合國家及全世界利益的方式,結束這場衝突。」(《邱吉爾的領導智慧》,146頁)。

  面對不明確的前景,我們承認傳統的「預先計劃、循序辦事」可能失效,現今是即興式(improvisational)行事。我們邊做邊計劃,摸著石頭過河,以信靠主來行事為人。

結語

  極權統治以威嚇手段,使人民生活在恐懼陰影下面。身為背負十架的門徒,我們承認內心有懼怕,卻不滋生「怕事心態」,更重要是信靠上主的同在與應許。「縱使大軍圍困我,我也不害怕;縱使仇敵襲擊我,我仍然要信靠上帝」(《現中修訂版》,詩廿七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