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評論:多謝巴刻老師 ─ 為神的子民做神學


  福音信仰巨人之一的巴刻(James I. Packer,1926-2020)於7月17日安息,他留下甚為豐富的信仰遺產。我們除了悼念哲者先賢之外,更重要是從他身前身後有所學習,我們才不負前輩老師的忠心教導。巴刻一生,正如慶祝他70歲而出版的書名概括 : Doing Theology for the People of God (1996),為神的子民做神學。

  筆者於1993至94年,有18個月(安息年假再加上停薪留職)於維真學院(Regent College)進修,那段時期可說是學院的全盛日子,有甚多大師級教授,聖經研究有 Bruce Waltke及Gordon Fee,靈修神學有 James Houston及 Eugene Peterson,而神學則有巴刻。凡入讀 Diploma(一年制)及Master of Christian Studies(兩年制),必修就是巴刻任教兩科「系統神學概覽」,另加上選修一科,由他與侯士庭共教的「熙篤會與清教徒傳統」。

  巴刻於1979年,前往加拿大維真學院任教系統神學及歷史神學。維真學院是一所專志於培訓信徒的學院,非一般傳統的神學院。培訓牧者做好堂會職事,並非維真學院成立的宗旨,乃是培育不同行業信徒有扎實的神學思考與辨識,應對身處世界的各樣挑戰。

  巴刻選擇往加拿大一所新成立而知名度不高的學院任教,他毫不介意,反而更自由地寫作與教學,不受本身宗派的限制。麥葛福(Alister McGrath)撰寫巴刻的生平傳記 : 《全民神學家-從認識神到事奉神》這樣評論:「有些人說巴刻是個偉大的神學家,其實更準確地來說,他是個『搞神學的』(theologizer)偉人─他認識神、愛神、思想神,又透過寫作來傳達這份熱誠。」(281頁)

「全民式」神學

  神學有兩個類型,一是「學院式神學」,神學工作者以學術語言向同行書寫,就某一課題能有獨特見解,且能理性立論。如以學術角度而言,巴刻成就有限,不曾如他的同宗後輩賴特(N.T. Wright)書寫巨著。筆者稱許他為「神學整理大師」,猶如他姓名(Packer)英文直譯是「包裝整理」。另一則是「全民式神學」,巴刻可說是這方面的典範,「為神的子民做神學」。

  巴刻提醒我們,神學不是與靈性分家;他每次上課,講授前必請全體學生肅立,同頌「三一頌」,表明神學論述目的是「頌讚神」。當年輕一輩根本不識斯托得、巴刻、薛華等先賢,便是我們信仰傳承的失敗。巴刻貢獻之一,就是把清教徒傳統發揚光大;我們更多認識約翰歐文(John Owen)、巴克斯特(Richard Baxter)等清教徒,部分來自巴刻的教授與書寫。

  巴刻的教學與書寫,貫徹地把神學深入淺出地讓一般信徒能明白與持守。可惜是華人教會的培育內容,重聖經釋義與事工訓練,卻輕視神學思考與教會歷史。《2019香港教會普查簡報》反映堂會的培育課程,慕道/栽培課程(72.3%)、查經/聖經課程(69.3%),接著是個人佈道(56.6%)、敬拜隊(56.2%)、門徒訓練(53.3%),而神學課程只有21.6%。再看神學院與機構主辦的課程與講座等,大多是聖經釋義為主,間中有些針對時事議題的。

  麥葛福稱許「巴刻時常表達出福音派『需要』聽的,而不是『想要』聽的。」(281頁) 可惜現今大多神學院、機構與堂會提供的菜單是「投其所好」的市場導向。聖經釋義有其貢獻,幫助信徒能明白某卷某章某字的正解,但釋義式講解,倘若缺少了聖經神學,便形塑了有不少信徒成為「只重儀文」與「正解詮釋」的法利賽人。

「偏食式」堂會

  香港教會的聖經教導,大多是培育個人靈命與品格,不少是配合堂會事工方向。有些堂會長期沒有年度的「講道編排」,以外請講員自由講,可想而知,神的子民長期缺乏整全而平衡的聖經教導。筆者曾以「不教不養」指出當前香港教會面對的危機。

  當政權要求「神學中國化」時,香港教會該怎樣應對 ? 大多教牧與信徒不應放棄神學思考,知道個人有責任要好好思考,而非倚賴宗派領袖、神學院教授或KOL來作指引。香港可稱得上是全球華人神學教育資源最優越的城市,無論學院數目、教授學歷與修讀人數等,然而「神學思考」卻不被重視。這方面,有些資源較為豐富的神學院有更大的責任,就是逆流地不投堂會所好,單供應受歡迎的課程,也要提供有營養的均衡飲食。

  香港信徒長期處於「巨嬰期」,偏食色香味甚高,造成營養不良。香港教牧的失職,就是把「教養外判化」,只把堂外受歡迎課程搬入堂會,有滿意入座率便大功告成。「國安法」後的香港,香港教會要重新思考某些事工訓練的必需性,當聚會不一定可行時,那些有助聚會的事工技巧可能不再需要了。信徒從來不曾有閱讀神學書本,連《認識神》、《基督徒需知》、《簡明神學》等也覺得沉悶與難明,我們就知道香港教會確是患上「偏食症」了 !

  真正有錯誤、有缺失的教導不是來自自由主義者及異端,乃是我們自吹自擂「福音派」教會,信徒最熟悉陳述只是簡潔的福音方程式,遺漏了上主的公義與審判,又輕忽了認罪、悔改與重生,更忌諱談論活在聖靈中,我們的信徒大多成為自我中心的巨嬰。香港教會需要《真理與能力》(Truth & Power),好好掌握《字裏藏珍─聖經基本主題研究》(God’s Words ─ Studies of key Bible themes),才能持守信仰,站立得穩,榮耀上主。

  多謝你的言教身教,我們會繼續你的信仰傳承,特別時勢真惡,神的子民更要分辨好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