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評論:「後國安法」年代的香港教會


  2020年6月30日,內地迅速以先斬後奏方式通過「港區國安法」,條例內容限制了《基本法》原先承諾賦予港人的自由與人權。港大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更指出「港區國安法」第43條實施細則,「偏離香港過往的立法和人權保障做法。」

  7月7日《大公報》於A2要聞版批評「香港教牧網絡」福音宣言視頻涉違「國安法」,並點名批評一群牧者。期間,至少兩名活躍於社會運動的教牧於政治壓力下匆促離港,引發教牧的廣泛關注。

  接著,特區政府宣布「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為禁語,圖書館有某些書本為禁書,學生不能唱某些歌曲。「突破」7月中出版的《Breakazine》,主題為〈危險閱讀〉,因應國安法實施,機構要暫停發行,避免「以言入罪」。這段期間,警方高調地採用「國安法」對示威者或政治人物進行濫捕與拘禁,為要達成威嚇鎮壓任務。

  7月17日,有2,000人聚會的英語教會The Vine Church (葡萄藤教會),就「國安法」發表聲明,認為「國安法在未有諮詢市民下實施,教會對此表示失望」,又指出「國安法條文中用語並不精確,亦無清楚界定如何會構成違反國安法。」因此,基督徒對言論、集會及宗教自由等受到限制,對此感到憂慮。

  8月30日中華基督教會屯門堂舉辦網上講座「紅旗下十架的歷史變遷」,竟受到自稱國安局人員滋擾,引起關注。9月3日有匿名者以「一眾香港基督徒」名義於《明報》刊登廣告 : 〈呼籲「香港教牧網絡」成員放下仇恨、擁抱光明聯署信〉,並點名狙擊袁天佑與邢福增兩位「煽動公眾對政權的仇恨」。這些舉動看來不是教內信徒的表現,使人有合理懷疑是政治力量正粗暴地干預香港教會事務。

領袖明哲保身

  「後國安法」年代的香港,香港教會面對的是「不再講理」政權,有權勢者甚至會歪曲事實,如元朗「721事件」,把事件受害者當作被告,控予暴動罪名。這種歪曲事實的論述,將會大行其道,並打壓持相反的意見。

  面對「國安法」,教會領袖當然有不同立場與回應。有些領袖因著「怕事心態」限制同工的言論,避免惹禍上身,連累整個宗派與堂會。有些因為某些教牧與堂會被點名批評,就儘量與這些教牧及堂會切割關係,或保持一定的距離。有些基督徒「精英」如容永祺(大陸「政協」身分),看不出《港區國安法》妨礙宗教自由。對那些看穿政權真面目的教會領袖,取態與行動自然不一樣。

  趙天恩於《當代中國基督教發展史》(1997年)回顧歷史,指出政治運動對教會的壓力,當時教會有五種立場的回應 :

  1. 「完全支持政府的領導,即吳耀宗、陳崇桂、趙紫宸、崔憲詳等 …」

  2. 「在壓力下因懼怕而加入『三自會』之後,藉著『社會主義教育學習』、『改造』,黨要他們『交心』,而『交心』的結果是,他們絕大多數在教牧改造時,被下放到工廠或農村去。」

  3. 「不參加『三自會』,自動離開聖職,改行去做世俗的工作。」

  4. 「不反對,但也不參加『三自會』,他們自動下鄉去農村傳道。」

  5. 「王明道的回應 : 不參加且堅特反對『三自會』…」(116-117頁)

  不同宗派與堂會應對「國安法」,自有不同的評估與思考。明目張膽支持與擁護的教會領袖,照筆者觀察,只是少數。大多領袖採取是「明哲保身」態度。強權下面,由一群教牧發起的「香港教牧網絡」也因應轉型重組;教會領袖要智慧地與政權「軟性抗衡」(蘇南洲語),保持教會生存空間。

信徒去留抉擇

  當內地決議為香港訂立「港區國安法」,再度觸發港人信心危機。《明報》委託中文大學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做民調,「結果顯示37.2%受訪者有考慮移居海外,較3月份同類調查的24.2%,急增13個百分點;考慮移民的受訪者當中,87.8%表示受到現時局勢影響。」(2020年6月2日)

  9月,另一港人移民意向調查反映,顯示兩成港人打算移民離港,當中45%受訪者期望兩年內可以成行。「第一次回歸時」(1984-1997),基督徒移民數目三倍高於香港整體社會人口結構。筆者預期香港中產教會,實際逃離的數目一定高於兩成。這趟移民潮,有別於九七危機;昔日不少港人於不明朗前景下,逃離九七後不確定的香港局勢;現今是了解共黨政權的真面目後,不得不要逃離其轄制。

  教牧、長執與信徒的去留抉擇,未來數年必會困擾香港教會。當個別基督徒決意為了個人與家庭,散走他鄉,教牧與其無奈地接受,不如重新教導信徒帶著使命走。教牧與信徒,可以坦誠分享「去留抉擇」,不用掩飾,也不用「屬靈化」(教牧容易以上主帶領自圓其說)。走的不用羞愧或歉疚,留的也不用感到被遺棄或自以為義。各人認真思考後,或去或留,互相肯定與接納。

結語

  「後國安法」年代的香港教會,再加上疫情肆虐,必然帶來翻天覆地的轉變。面對強權,大多領袖會選擇明哲保身;重要是領袖不會只求自保而出賣良知與信仰。信徒的去留抉擇,同樣影響教會的成長。從人角度看,前景確不樂觀;香港教會,確實需要台灣與全球教會共同關心與代禱。

(文章刊登於台灣《曠野》雜誌網絡版第250期,2020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