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時勢牧言:宣教士般的牧養



小時候跟媽媽返崇拜,一直疑惑,為什麼崇拜時所唱的敬拜歌,每次都會有所不同,唯獨結束時唱的一首《奉行真道》,每次卻是一樣的。


後來,有人解釋,這是一首差遣詩,表示回應我們在崇拜中領受神的話語後,蒙差遣在新一星期的生活中實踐所領受的道,見證基督。「明白了﹗是講道應用。」當筆者讀神學之後,發現並沒有那麼簡單。


原來「差遣」的希臘文「apostellin」的拉丁文是「mittere」,英文翻譯就是「MISSION」,即「宣教」。那麼,在崇拜程序結束後的差遣,就是神差遣每一個基督徒在自己的生活圈中「宣教」。


宣教與牧養


神學畢業前一年,收到來自澳洲荆棘火國際佈道會牧師的邀請,與他們同工,在香港「開荒」。心想「香港人在香港宣教,合理嗎?以自籌形式在香港開荒牧養,可行嗎?」然後便禱告求問神,「開荒,是什麼一回事,是真的要差遣我嗎?」神的回覆是歷代志上17章,耶和華賜福於大衛家的應許。祂沒有回應可行與否的問題,卻表示是神要做大事,不是我做什麼。原來蒙差遣開荒是祝福,讓人去參與,見證祂的奇妙作為。雖然不太理解香港人在香港宣教的範式,卻感到受寵若驚,蒙神的「祝福」觸動,於是便順服,展開了所謂本地宣教的旅程,從禱告開始,祈求看見「我的莊稼、我的異象」。


我的莊稼在哪裡?

「莊稼已經熟了,可以收割了。」(約四35)


莊稼遍滿堂會牆外的田野,我們該往哪裡收割呢?


在大堂會栽培下的筆者,伴隨成長的都是佈道會、敬拜會、三福佈道及各式各樣的堂會活動。以邀請人返堂會的傳福音事工為主,較少談及宣教使命的建立門徒(太二十八19)。更沒有想過,在堂會牆外的牧養世界,是怎樣的一回事。


時代不同了,社會動盪、疫情限聚,改變了我們的生活模式,莊稼熟了之外,信徒也離家出走。筆者看見對信仰有偏見的莊稼、不喜歡回家的迷羊、到處遊走的野山羊和靈裡貧窮的小家羊,他們選擇在堂會牆外徘徊、尋覓。似乎,總要有人留在外面收主的莊稼,牧養主的羊。也許,牧者可以像宣教士般,走到堂會牆外異文化之地,與他們一起生活,以生命見證帶領他們認識神,一起查經,以主的話餵養建立他們,讓耶穌澆灌他們心靈中的荒涼。筆者看見,這是神要「開荒」的土壤。


我的​異象- WEUnion Hub


神學畢業後,「開荒」工程展開,因為疫情限聚令的緣故,只能從線上起步,便於Instagram開始了WEUnion Hub一個平台,先是邀請友好弟兄姊妹Zoom上聚會,限聚令解除後,終於有實體聚會,從家聚到租借場地,聖靈帶領各人的步伐走來,成為「我們」。


為了方便人理解,偶爾會介紹WEUnion為事工,但於筆者而言,它從來都是一個異象,因為這源自筆者蒙召讀神學的經文 (弗四1-12)。而所領受的圖畫,就是不問宗派、堂會和來歷,基督徒肢體走在一起,各盡其職,共享資源;彼此牧養、協作;互相建立,成為合一見證。這是神所喜悅的。


WEUnion的我們


我們一同讀聖經、討論神學、見證佈道、慶祝生日及笑說秘密。感恩能聽到有人的心事、過去的傷痛及走不進堂會的苦衷。當時她打了第一針疫苗,身體出現異樣,醫生查不出原因,既申請不到醫生豁免證明書,又不敢打第二針,在一位陌生傳道的IG看到WEUnion聚會的宣傳,知道這屬私人性質,就來看一看,便成為了「我們」。


每一個生命故事來到,不是人的功勞或活動的吸引,卻是聖靈的感動。因為我們都是基督的身體,靈裡合一,是神把我們凝聚於WEUnion,彼此建立牧養。我們也不只會圍爐,神帶領我們與不同信仰群體連結,一起事奉、佈道及開辦啟發課程等。沒有人知道同在的時間多久,人在世界上的旅居生活,本來就有聚有散,也許幾天後,便移居另一角落。帶著宣教士離鄉別井的心情,珍惜這刻的相聚,彼此聆聽、接納與同行。


在生活圈中「宣教」 —— 見證聖靈工作


曾經有一位牧者好奇地問,為什麼人們會信任你們,來WEUnion聚會或加入你們?筆者的回應是:「我們沒有做什麼特別的事,只是作見證,與人分享神所做的事。」人們只是聽到神的事情,聖靈的呼召,就聚在一起。從一開始,聖靈便介入筆者的生活圈,蒙召像宣教士般的「開荒」使命,就已經啟動了。先是在神學院遇上邀請「開荒」的牧師。然後,神以以弗所書四1-12的異象,命名了WEUnion,使它順著時局地在網絡上誕生。後來,聖靈帶領一個又一個的生命來到;連結一個又一個群體,一起服侍。每一件聖靈工作,就是筆者這一年不斷與人分享的見證。


更美的宣教更新


神使用的,不是事工,是工人,是見證者。神更新教會、更新生命、更新工人,隨之而來是宣教、是牧養等。來自上帝的更新,在於領受異象時,不急於評論是否可行,而是禱告確認神的心意,然後以信心順服神的呼召,見證神做一件新事。(賽四十三19) 筆者不敢在「宣教」的課題上發表什麼見解,只想分享一個蒙召開荒的見證。蒙召像宣教士般的開荒、牧養,在香港也許是一個較新的型態。大膽想像,若這樣的型態能延伸到每一個基督徒,以蒙差遣宣教士的心志,在他的生活圈中「宣教」,不就是更美的宣教更新嗎?


(此文原刊於第84期《使命與領導》)


作者為WEUnion Hub 創辦人


1 則留言

1 Comment


ngsiukau
ngsiukau
May 04, 2023

「開新的教會」有何不可?若真的是從「零」開始,事實上是在香港宣教。舊堂會有其特色及傳統,但是,開荒建立一間全新的教會,反而讓同工及參與的人去番生命的核心——佈道、查經、關顧、門訓。

Like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