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勢牧言:探討青崇人數在反修例運動期間逆勢回升的現象(下)


逆勢回升的真關鍵


1. 堂會青少年事工的關注


事實上,促成這現象發生的關鍵在於堂會的本身。「2019香港教會普查」曾問及「貴堂會的青少年事工有哪些值得關注的議題」。研究指出,那些認為「青少年對教會的不滿和融合困難」值得關注的堂會,較那些不認為值得關注的堂會,其青崇人數減少的機會則顯著較少,而人數不變的機會顯著較高。(圖11)



該次普查的問卷收集期正值反修例運動期間,當堂會回答「值得關注青少年對教會的不滿和融合困難」時,反映的是可能這些不滿和困難確實在堂會中發生,而堂會亦已注意到,不作理會可能會引發的後果。雖然堂會不一定能馬上找出應對的方法,但統計指出,單是這種「看見」就已經能顯著緩和青少年崇拜人數流失的情況。


此外,圖12指出「看見」青少年導師的培訓需要更是重要。那些認為「導師培訓不足」值得關注的堂會,青崇人數增加的機會顯著較高;相反,不認為值得關注的堂會,則有顯著較高的機會出現人數減少。


2. 堂會對信徒培訓的重要


然而,到底怎樣的培訓才能產生果效?圖13至16顯示在兩次社會運動之間(2016年4月至2019年3月),堂會對信徒的培訓若能包括(一)靈修/靜修/靈命塑造、(二)代禱者/禱告服事、(三)神學課程和(四)輔導/成長課程任何一方面,都能對青崇人數增加與否的堂會比率,造成顯著的差異。



筆者作為一位青少年導師,實在同意若能在神學和靈性上有穩固的基礎,另一方面又接受了代禱和輔導方面的裝備。這樣,縱然面對一般人眼中看似燙手山芋的社會運動或其他相關議題,其實也可以是一次不可多得的教學培訓素材,在處境中作牧養。


在這期間,導師與青少年可以自然地交流和整合,又真實地一同經歷那種哀求和禱告被聆聽,幫助青少年建立第一手的信仰經驗。如此,導師的生命質素就直接對青少年群體的生命質素產生影響,而這種生命質素的改善,就自然能帶動青少年群體數量上的增長。


值得注意,上述四個培育向度皆沒有在筆者前文「2019香港教會普查」的分析〈影響青少年崇拜的社會與堂會因素註1 中出現。換句話說,這些培育事工沒有在2014年4月至2019年3月這五年間,即雨傘運動後一段較平淡的日子,對堂會青崇人數增加與否造成顯著的差異。然而,這些既基礎又堅實的培育,也就成為了堂會青少年扺禦衝擊與挑戰的重要因素。


結語


看來,要扺禦不同外在力量對堂內青少年群體的衝撃,在一些事情發生後才作的表態、行動或回應,要帶來成效已為時已晚。比較之下,關鍵仍是在於堂會的長期建立和裝備信徒,正如聖經的教導,「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一代一代的傳承下去。


作者為香港教會更新運動研究主任,原載於《第八十期的「使命與領導」》



註1. 胡志偉、劉梓濠,《應對時勢‧教會更新——香港教會研究2019》(香港:香港教會更新運動,2021),頁66-75。

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