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時勢牧言:香港教牧人數有多少?



究竟現時還有多少教牧同工?這個數字也是筆者這幾年以來一直在觀察的。若以現有數據作參考只能是一個推測,而數字背後的實質影響,不只是少了同工分擔講道職事,還有不少相對年輕及活躍的教牧離職,亦有因牧職疲累而退下火線,重尋出路。當然,明顯多了青年牧者出走,去嘗試新型態教會或暫時變為斜槓牧者。


牧職流動


根據2019教會普查的數據,當時有4,252位全職教牧同工,另有261位是義務教牧及堂會期望增添職位達555個。可是,這數據是截至2019年3月底,即在社運、移民及疫情之前,至今數目的變化會如何?前年,我們比較《2021逆境中香港教會跟進研究》(下稱:「跟進研究」)數據,推算未來兩年內大約有六萬信徒移民,當時教牧方面全職人數下降至4,157人,少了95人;而義務教牧則增至362人,即多了101人;期望增加教牧數目則下降至493人,比起之前少了62人。然而此消彼長,時間落差,並未能反映教牧因退休及移民等因素而流失情況,數目是難以推論,但目測肯定不少。


讓我們看看「跟進研究」有關牧職流動率情況,筆者於2021年底有文章分享過,當時教牧因移民人數並不算多,但其流動比率增加趨勢則由0.7%上升至3.5%,以當時推論,因移民而流失將以倍數增加。退休方面,流動比率亦由2.5%升至3.7%;而總體因各種因素而出現的牧職流動,升幅由8.8%到12.8%,以歷來數據去看,牧職流動的動盪將越見嚴峻。


牧職變動


好了,究竟少了幾多教牧?這個數字需要同時看看,有多少教牧在這段期間行將退休?根據2019教會普查,數字是驚人的,「有26.6%(307間)的堂會表示其堂主任已有退休的計劃,其中有95間已有確實的堂主任接班人」。我們可以想像在2019年發生了社運之後而來的影響,不只是相對年輕(估計25-44歲)將會/即將移民,已有退休計劃的教牧,相信部分會選擇移民,更有些因接棒人移民而需要仍留在崗位再覓接班人。因此,我們看到一些堂會這三年以來,公開或私下一直聘請堂主任。與此同時,有很多堂會一直在「揾傳道人」,也不得要領。


若按著上述數據及筆者個人觀察,教牧流失合共有數百人?我之前提過或許有500至600人,當然這個實數要等2024教會普查才能揭曉!但,神學生畢業後能補充不足嗎?相信我們聽過,報讀全職神學的人數少了,更有一些神學生對入職堂會產生猶豫,正在探討斜槓牧職或去機構事奉的可能性。


雖然「2023教會形態發展趨勢研究」要到十一月才正式發佈,但是筆者早前已「偷步」透露,「從三百間堂會回卷中顯示,擔任堂主任的年資,少於2年超過三成,2至6年超過三成,讓我們清楚看到,不少新手堂主任正在面對承接的挑戰。」故此,不少宗派已著手多撥資源培育新一批堂主任及「加快」按牧等工作。可是,這批新手領袖適應需時,能上位安頓下來的,實在急不來。


參與動力


另一方面,由於教牧人員總體變動而來的張力,機構事工/活動也會呈現少了教牧參加。在諸多張力之下,教牧能抽空參與堂外培訓及聚會並不容易,機構/神學院作為翼鋒教會需要思考,怎樣與教會/教牧同行?


然而,值得繼續留意的,有關宣教/差傳的事工,相比之下近年多了青年信徒參與,這與2019教會普查的反映是一致,因為教會一直在這方面願意多撥資源之外,在推動差傳教育上一直保持關注。未來會是如何?更多教牧投身本地及海外宣教?


結語


這樣,教牧人數此時此刻有多少?仍在堂會牧職又有多少?筆者沒有答案,各組數據給我們提醒,在接納目前的變動的同時,卻要努力在未來多關注重整領導團隊、復興信徒靈性及重燃天國使命。


走筆至此,筆者想起斯托得牧師的著作《心意更新的教會》,在附錄二的一篇分享〈我有一個夢:心意更新的教會〉,他語重心長分享有一個心意更新的教會夢:合乎聖經、敬拜、關懷、服事及有所期待的教會。願上主幫助我們,面對當前教牧和信徒流動的激盪,心意更新而變化,成為神使用的教會。


作者為香港教會更新運動總幹事

0 則留言

Comenta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