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勢牧言:貧窮人福音工作的狀況分析及展望 (上)


  香港堅尼系數為0.539,創45年來新高;140萬的貧窮人(註1)裡,有不少處於水深火熱之中,更未曾認識基督。

  正如《開普敦承諾》(註2)所提——傳福音給貧窮人是教會不可或缺的使命,堂會這方面情況,實值得我們探究。相關範疇廣泛,本文只可集中部份數據(編按:2019教會普查),申述探討(註3),思索將來的路向及提出參考。

A. 普查相關數據及反映之情況


1. 更多堂會接觸人群、實踐整全使命


  社區對貧窮人尤其重要,跨區外出,交通開支是一項經濟負擔;體弱、照料子女及被邊緣化等因素,更令貧困家庭聚於社區內。堂會關注所處的社區甚為重要。

  調查顯示,以所處社區人士為特定佈道對象的堂會由637升至773間,增幅21.7%。看重服務為佈道實踐方法有1064間堂會,上升了8.7%,可見更多堂會重視全人關懷。


  有探訪或服侍社區人士的堂會由40%增至45.4%,共592間,而63.3%堂會的聚會地點有提供社會服務。除和教育相關的服務(如中小學)外,扶貧服務雖下降至8.4%(註4),但仍高於其他類別。「貧窮」 作為堂會關注的社會課題,也是首五個之內。


總括而言:

  1. 更多堂會實踐整全使命,讓人經歷一個可觸摸的福音,更切合貧窮人的福音需要。除由專人提供社會服務外,更多堂會推動肢體直接參與,漸多不分割服侍與宣講。

  2. 調查無疑反映出,多了堂會不只是奉獻金錢,或只叫人來到堂會,也走進貧窮人日常生活的場景造訪,更多的互動關係。

  3. 推動關懷的堂會是增加了,然而關懷的涵括度及持續性未能從有限數據中作分析,只可略見一二(註五);相信仍有空間繼續深化。

2. 堂會資源投放上有所提升及轉變

 2.1堂會用於服侍貧窮人的支出提升

  有更多堂會增加了在服侍貧窮人的支出:以多於 5%的堂會支出服侍貧窮人的堂會由10.1%增至14.2%(註6),而沒有相關支出的堂會則由49.7%大幅度降至28.4%。

  提供金錢/物資援助的堂會由29.7%增至35.2%,可見更多堂會在實質援助及事工上投放資源。


 2.2 堂會對機構的奉獻支持有所提升

  在慈惠金的用途方面,有341間堂會用以支持扶貧機構,較以往大大提升了46%。堂會亦會於其他賬項(如對外奉獻)中,對機構作出支持,故實質數量可能更多,反映堂會與機構的連繫度有所提升。

 2.3 培訓人力資源的需要

  12.8%堂會過往有扶貧事工的訓練,而計劃將來會推行的則只有3.5%,反映出在投放在這方面的資源有限; 如盼事工持續發展,實需有所提升。


3. 對特殊群體的關注甚具多元性

  調查顯示,有超過100間教會以弱勢社群為佈道對象,如:基層清潔工人、板房街坊、單親婦女。亦有131間堂會以新來港家庭、64間以少數族裔為他們的特定佈道對象;這兩個跨文化群組的貧窮率也偏高。(註7)


  除行動不便者外,今屆調查收集多項殘障群體的參與崇拜人數,首次包涵所有特殊教育需要(SEN)的類別,所有年齡層合共只有5828人。單是SEN學童,全港已有58,860人(註8),但已返教會的為數不多。

  簡言之,雖已有不少堂會關注特殊群體,但相對群體數量人口而言,禾場需要甚大。

(文章原載於《應對時勢‧教會更新─香港教會研究2019》)

作者為城市睦福差傳學院課程總監、香港教會更新運動董事


註1:香港也是各先進國家及地區中,貧富差距最大的地區。https://www.oxfam.org.hk/tc/what-we-do/advocacy-and-campaign/hong-kong-advocacy/povertyinhongkongandoxfamsadvocacywork-advocacy (瀏覽於 2020 年 9 月 25 日)。香港政府2019年12月發表的《2018年香港貧窮情況報告》提及政策介入前的貧窮人口為140.6萬。

註2:這是第三屆洛桑會議的信仰認信及行動方向。https://www.lausanne.org/content/ctcommitment (瀏覽於 2020 年 9 月 26 日)。

註3:實踐整全使命中,關懷貧窮人士可以有不同的導向,包括慈惠、服務、教育、成長/發展及倡議等; 也有不同的層面-個人、家庭、社區及社會的層面。因普查非針對性地就着貧窮人的使命實踐而作的調查,堂會在社區建設及政策倡議等宏觀層面的介入,未能從有限的資料及數據中,作進一步的探究。此外,堂會未必存有關乎信徒職業、入息、經濟數據或統計,故調查 未能收集基層家庭佔堂會的會眾人數及各方面的資料。

註4:由堂會提供的扶貧社會服務下降了,有牧者向筆者表示,背後有原因是堂會推動肢體參與扶貧機構的關懷行動,將人力資源直接投放於生命關懷層面,減省堂會自行營運社會服務的行政管理壓力及開支。

註5:7.4%的堂會參與成長響導/師友計劃。不少計劃為期一至三年,為針對跨代貧窮而配對來自基層家庭的中小學生,生命同行中建立社會資本。

註6:從「以多於/等如5%的支出服侍貧窮人的堂會」數據分析,發現到增撥或保持這財務承擔不會導致堂會出現不敷的情況。反而,至少1.4%的堂會在18/19年度高度承担時,與17/18年度比較,其財務狀況卻由虧為盈。慈惠金用於直接做區內扶貧工作的有 14.4%堂會,下跌29間。這可能有不同因素導致,包括堂會將貧窮人事工在其他賬項作支出。

註7:見「少數族裔貧窮情況報告發表」,2018年2月7日。https://www.news.gov.hk/chi/2018/02/20180207/20180207_185209_158.html (瀏覽於2020年9 月25日)。

根據扶貧委員會公布的《2018年香港貧窮情況報告》,新移民住戶的貧窮率達到34.4%。程雪:〈【新移民.上】在貧窮與歧視中 新來港女性孤苦掙扎〉,香港01,2020年05月05 日。

以新來港家庭為佈道對象的堂會微降1.6%,盼更多堂會看見他們的需要。

註8:行動不便的崇拜參與人數為3057人。當中有不少堂會因會眾老化,令其群組的人數自然加增。全港學齡SEN兒童共58,860人。《基層SEN兒童和照顧者需要》 調查報告 記者招待會 新聞稿https://soco.org.hk/pr20191215/ (瀏覽於2020年9月25日)。

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