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時勢牧言:按立女牧師、女傳道領導角色的問題



關於美南浸信會聯會 (Southern Baptist Convention) 因馬鞍峰教會 (Saddleback Church) 按立女牧師及委任新堂主任Andy Wood的太太Stacie Wood擔任「教導牧師」(teaching pastor),而被宣佈脫離關係。在現今不少教會已開放接納女傳道按立為牧師及擔任堂主任之際,難免引起關注。


根據香港教會普查,整體男女教牧比率,越來越接近1:1比率,2019年女教牧大約佔46%。按立女傳道為牧師及讓她們擔任堂主任,由1999年至2019年期間有增加趨勢,肯定女教牧的領導角色。有關堂主任為女牧師,由2014年的15.8%(665人)升至2019年的21%(893人),堂主任為女傳道則由35.7%(1,504人)增至39.1%(1663人)。可見,華人教會已逐漸改變女傳道不能按立為牧師,而且並不排除女教牧擔任領導的角色。


按立女牧師的爭議,過去華人教會也有發生。聖公宗第一位按立女牧者李添嬡牧師,在她的自傳著作《生命的雨點─李添嬡牧師回憶錄》道出了一段「女牧風波」,反映當時聖公宗內部對按立女牧師有很大的張力。


李添嬡牧師於香港求學,高中畢業後到香港仔鴨脷洲李陞小學當主任。後來蒙召,在一九三四年隻身從香港到廣州攻讀神學,一九四一年受按立為會吏,因李添嬡牧師其時於澳門事奉,她的熱誠和事奉成效備受肯定,何明華主教認為她應領受按立為牧師之職,名正言順施行聖工更有果效;同時,得到當時董事們和教友的大力支持,並於一九四四年一月二十五日在廣東省肇慶聖公會按立為牧師,李牧師及眾人大受激勵。可是,到了一九四六年,中華聖公會主教院議決李牧師不能施行其牧師之職,李添嬡牧師於自傳中的一段自述,可以看到她有血有肉的掙扎,令人敬佩是她顧全大局,甘願放下聖職名銜。反觀,筆者眼見很多教會因按牧引起分裂和個人權力的鬥爭,實在不能同日而語。


「原來何主教因打破聖公宗規例按立我為女牧師聖職一事而遭英國聖公會大主教的批評和反對,並同時提出條件:一是何主教放棄主教聖職,一是李添嬡辭去女牧師名銜,任擇其一。我接觸這難題之初,深感不安,思想鬥爭十分激烈,嚴肅考慮去留職位的問題……我願意不保留牧師名銜,然而我亦深知按立聖職是應終身遵守的;故我願意順服不計較,不反侮,只知盡一己的微力事奉教會,與世無爭,這就是我人生的哲學。」(頁43)



今時今日,我們看到不同宗派因神學及對聖經的理解,對於按立女牧師確實存在差異;亦因害怕要改動教制牽涉甚大,有所顧忌。以華人教會對牧師的要求來說,好多時壓力大於肯定和鼓勵,甚至高舉為「升職」。久而久之,由於牧師以男性為主要領導的角色,不少女傳道對於有關按立為牧師甚有抗拒,情願忠於女傳道的牧職。


因著傳統關係,在華人教會不少女傳道在教會被稱呼「姑娘」,筆者早前聽到有宗派發出通告予堂會,一律在書面語改寫為傳道,使更清晰反映其牧職功能。此做法也是好事,能逐步提升女教牧的牧職認受性和領導角色。


筆者認識不少女傳道和女牧師,於牧養與帶領上獨當一面,毫不遜色。可喜的是,香港教會的男女教牧比率越來越接近,近年多了女牧師和女傳道擔任堂主任,在聖職和帶領方面逐漸被肯定。當然,亦有些宗派還未接受按立姊妹為牧師/長老/執事等,我們只能尊重,而不願看見「割蓆」的處理。


今次美南浸信會聯會的「女牧風波」,正與當前香港教會逐漸開放按立女牧師的做法大相逕庭,實在一再值得我們反思,怎樣提升女教牧的領導角色。



作者為香港教會更新運動總幹事

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