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時勢牧言:有增加Slash Pastor的趨勢?

  近日,教內再次談起Slash Pastor(斜槓牧者),筆者試從一些數據及觀察,作出分享。


Slash Pastor 數目增加了?


  根據歷屆教會普查,隨著教會增加和增長,受薪教牧的數目一直有增加趨勢,直至2019年普查所得數字顯示開始下調。雖然2021教會數目有1,312間,比起2019年統計的1305間,略有上調,但受薪教牧卻開始由2019年的4,252人降至4,157人,減少95位;反而,義務教牧有上升趨勢,由261人增加至362人,共增加101人。減少受薪與增加義務,單以數字來看似乎有此消彼長的情況。(參下圖)


  上述現象明顯與移民、退休及堂會經濟有關。經濟下調及會眾人數下降,堂會考慮是否繼續沿用原有教牧數目,這是可以理解的。此外,我們看到,期望增添數目有所減少,同時,退休教牧有續聘或以義務身分協助領導傳承的過渡。


  至於,部分時間教牧(part time)數字又如何呢?按教會歷屆普查資料顯示,沒有明顯的轉變。雖然由2019年的8.3%略升到2021年的9.8%,但這只不過是與2014年的9.7%相若,再全面計算歷年的情況,其轉變上落幅度以統計學角度看則並不significant。當然,Slash Pastor的數目有增加與否,不能單以數字反映,反而可以繼續觀察,是否更多牧者的牧職心態及事奉模式有轉變的趨勢?(參下圖)



什麼是Slash Pastor?


  說回 Slash Pastor,先講 slash(斜槓),近年明顯已有很多書籍談論,確實多了年輕人以兼職及同時接job賺取生活費,現象與上一代畢業後出來打一份受薪工作有不一樣情況。


  筆者先後訪問過馬保羅牧師(「跨代牧談」,2021.05.28)和吳煥星傳道Steven(「時代牧人,2022.05.23)。據筆者所知,馬保羅牧師牧會一段較長時間,之後退任以寫作及由堂會支持到香港細胞小組教會網絡事奉。馬牧具教導恩賜,不時到教會講道及到機構教課例如「教新」。Steven則於神學畢業時與筆者交流過現時的教會生態,好趁後生,一心作新嘗試,上年畢業後真的成為 Slash Pastor,在堂會擔任部分時間傳道,同時兼任中國神學研究院研究助理,最近發起Reimagine Conference。也許,兩者可以被視為織帳棚,有點相似但起點是不同的。


  其實,是否成為 Slash Pastor,與該牧者的個人處境及恩賜是相關的。Slash Pastor 可以簡單定義為該教牧有兩個或以上堂會/機構/職場的工作。當然,這個看法或許仍可有更多描述。


Slash Pastor牧職有新想像?


  若單以Slash概念去看,我們可以較廣濶去理解,以筆者為例,現時全薪於教新事奉,另於堂會擔任義務傳道,並於機構擔任董事,也可稱為Slash,不少教牧或職場領袖有此事奉模式。


  Slash Pastor 的現象及發展趨勢值得留意,數目是否多了?比率上升?更多畢業神學生以Slash 方式服侍?誠然,牧者若能 Slash方式,或許可以更彈性服侍,但亦會有時間分配的張力。至於,堂會在文化上又是否可以作出改變?筆者觀察,現時堂會是以「完全擁有」所聘任教牧的想法較多,若要部份時間則要彼此協調,過去亦有女牧者懷孕生子而轉為部分時間等。

結語


  未來,教會是否出現更多 Slash Pastor?現時來看,難以定論。Slash Pastor 在外的其他服侍會對堂會有益多於張力,很視乎彼此開放去調適及建立信任關係。


  確實,教會未來在新想像下,發展分堂或植點家庭式教會等,教牧採取 Slash 方式有其好處,值得繼續觀察。「教新」將推行「2023教會形態發展趨勢」研究及「2024教會普查」,到時相信有更多數據作反映,有助進一步探討。



作者為香港教會更新運動總幹事

0 則留言

Kommentare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