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時勢牧言:翱翔於閱讀與文字分享


  筆者在機構事奉,文字分享是少不了的服侍之一。然而,在發聲空間越來越收窄的日子,但願仍能翱翔於閱讀與文字之間,將所見所思以文字傳遞。


  在未曾繼任之前,筆者主要是每兩個月為《使命與領導》及偶然一次為當時的「本週評論」撰文,雖然過程中有一定的壓力,但是亦逐步受到薰陶。有時良久未能下筆,在搜索枯腸之際,只能多閱讀不同書籍,尋找合適的素材,亦從個人經驗開始,寫說自己的故事,社區中的服侍,社會關懷課題及實踐神學的反思。後來,自己的經驗與資歷逐漸累積,例如跨代事工、領袖培訓課程及教會普查研究等等;接觸層面變得更廣闊,加上閱讀漸多,有更豐富的吸收。


  確實,筆者之所以閱讀,很多時是為了找資料撰寫講稿和文章,滿足事奉上的需要。然而,在持之以恆之後,不經不覺間,體會到不只是腦子裏增多了知識的儲存,使到寫文時容易聯想起合用的參考,也是幫助整個人的思維與經驗得以整合。過程中,更加體會以整體視野出發,掌握時局與香港教會的關係,進到處境的分析,以貼近時代脈搏作分享,仍是要努力的地方。


  金建時(Michael Jinkins)說得對,「如果你只能夠利用自己對世界的微小經驗,你就是不能學到足夠的東西作偉大的牧者。但如果你閱讀,你便可以將你的經驗以幾何級倍增。」(《致新手牧者的信》,頁66) )很有趣,筆者在這些年間添購的書籍也以幾何級數倍增呢。


  若說「文字是一種浪漫的堅持。」,透過閱讀與沉思,以文字與人分享,活得更有品,是不一樣浪漫的成長,誠如陳張慧嫈師母所言:「有人認為書籍其實屬於生活的奢侈品,我卻仍然相信惟有藉著閱讀進行思考,才能洞悉時代、澄澈人性,活出有格有品的人生。」(《成為愛者》,頁156)。

  至於,什麼是好的文章呢?筆者想起李怡先生曾於一次訪談中分享,主持人問他,怎樣才能抓著事實的根本,觸動讀者的心靈?他大約這樣回答,當你將閱讀與思考好好消化,運用自己的語言,以通俗及容易明白的文字表達出來,那便是好了。


  對於自己的文字分享,有人閱讀又給予回應是十分寶貴。筆者曾在不同場合遇到一些教牧和信徒,他們報以微笑地說:「我有閱讀你的文章」;並有堂會申請轉載,教牧閱讀後自行轉發出去。有趣的是,筆者發現有些友好讀者的著緊程度,當看到有錯別字的時候,不吝嗇個別傳訊交流;或許是手民之誤或見識不足,友人的善意實如同路人。這些真誠的回應,對筆者有很大的鼓舞,激發當以謙卑的心寫得更好。


  現時,筆者差不多每周撰寫一篇「時勢牧言」,需要好好分配時間之餘,持續閱讀及與人交流,好能為所思所感而下筆,既是操練,也需智慧。現今時局動盪,教牧同工需要兼顧的範疇漸多,若然能將所思所感整理以簡短文字分享,例如有些牧者不時發出牧函,這種文字分享便能牧己牧人,轉化牧養的情操。


作者為香港教會更新運動總幹事

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