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靈程:得享安息!



絕不休閒!


  曾經有教牧同工會邀請我分享「教牧的休閒生活」的專題。接到這題目後,起初我以為是和同工們分享一些生活情趣或有益教牧身心的活動;但多想一會,就覺得同工所需要的,遠過於此。


  教牧事奉,本身充滿挑戰,令人興奮;但同時也大受壓力,更有人認為牧職是難度和危險性高的行業。如此工作,絕不休閒;但若能以處之泰然,不斷以休閒的心態去面對的話,相信能收到更美好的果效。


忙裡偷閒?


  據我觀察,一般教牧同工進入事奉行列之前,早已是樂於事奉的教會長執或義工,因回應主的呼召,有志更美好的事奉,便毅然全時間、全人、全程地投入。如今能如此全職事奉,自當全力以赴。若加上其他報償,豈不愜意非常?但縱然如此,人非工作機器,若不能忙裡偷閒,重整身心,則不易持續下去。當然,如能談笑用兵,寓休閒於事奉,或寓事奉於休閒,生命、生活與事奉得以融和結合,就真是人生的福祉了。


學效耶穌──得享安息


耶穌說:「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太11:30)祂的話實在吸引我,祂的榜樣也令我羨慕。原來祂的祕訣有三:


1. 心裡柔和謙卑──無能的力量


  表面看來,柔和謙卑像是無能者的表現;但細想一下,唯有心中有能力的人,才能真正控制自己,不輕易衝動,更不隨便發怒。處事為人做到柔和謙卑的地步,是生命成熟的表現;所散發出來的能量,比所謂強者往往優勝得多,對別人的生命也更有影響力和幫助。主耶穌吩咐我們要學祂的樣式(「樣式」是中譯本添加的),我們有否遵行?學效主耶穌,可以從樣式開始,但必須進入內心,是生命的改變。教牧領導不一定是強勢的領導,但必須發自柔和謙卑的心性。


2. 容易的軛──與你共舞的藝術


  一直以來,我把軛和擔子兩者混在一起。近日再三思想,才發現兩者有別,負軛是背擔的先決條件。我理解主的軛(主的教導,對比法利賽人律法的軛)是指藉遵行祂的教訓,與祂所建立的關係,也從這關係去校正與別人的關係。與主同負一軛,有如二人共舞:與主共舞,由祂帶動,可以輕鬆上路;一旦熟習舞步後,主會給我們更大的空間讓我們自由發揮。在這共軛共舞的互動過程中,我們也逐漸學到與人同活、同行和同工的藝術。我們不但與主共軛,也與肢體共軛。人際關係的建立,不光是成功事奉的因素,更是事奉的先決條件和必須有的成效。同負的軛,一定是較容易的軛。


3. 輕省的擔子──有所為也有所不為


  老實說,我們的擔子不少,也越來越多和沉重,如生活的擔子、家庭的擔子、工作的擔子等。但首先要求問神,這是我必須承擔的嗎?然後再問,在現階段我能承擔多少呢?前者是委身,後者是信心。當主耶穌面對十字架苦杯時,也求神在可能範圍下把它撤去;但當祂清楚這是神的旨意,祂就欣然接受這命運,並且勇往直前去承擔,我們也同時看見神就賜祂能力去面對。讓我們專注一生事奉的焦點,保住那「珠寶」,其他的就不足惜,也不用計較了。此時,我們就可以經歷到主所說「我的擔子是輕省的」是怎麼的一回事了。


  主啊!我願得安息、我願享安息!





(作者為香港教會更新運動顧問,原載於《慧眼靈根》p.47-50)

0 則留言